咸鱼酱贤二

【石青】追

*ooc

*小甜饼

*小学生文笔

*现代paro

*没有逻辑,单纯脑洞

如果都能接受,那就开始吧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青江side

那真是充满了奇幻色彩的一天啊。

即便是多年以后,笑面青江忆起当时,还是会缓缓露出一个微笑。

如果没有那一天,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?偶尔青江也会想着。

不过,即便不是那天,也会是别的日子,毕竟他们的相遇本就是注定了的。

那原本是普通的一天,长假刚结束,又要回到大学继续学习的青江,正好在路上遇到了同样要回学校的歌仙。

两人本就是发小,少时,两家人是邻居,孩子年龄也相同,从小到大都在一块儿,青江小时候最爱粘着的,除了他哥数珠丸恒次,就是歌仙了,两人说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也没什么不对。

所以,当歌仙提出让青江陪他一起绕远路买新出的和纸的时候,青江也仅仅是调笑着说了句“啊啊,果然歌仙真是一刻都离不开我呢~”,就答应了他,两人一同向着歌仙常光顾的那家店走去。

果然,店铺的风格是歌仙向来最喜欢的和风。店里稀疏的几个售货员小姐,也都穿着灵巧的改版和服。

穿梭在一排排的货架间,青江被各式各样的和纸晃花了眼,“明明是相似的花色呢,价格上却相差了不少”青江歪着头看向歌仙“呐,为什么呢?”

歌仙踮起脚尖,伸长了手,才勉强够到柜顶的印花的和纸。“其实仔细想想也很容易明白吧”歌仙晃了晃手上的两种和纸“价格不一样,当然是因为材料的原因啊。”

顶着歌仙看傻子一样的眼神,青江回了句嘴“那制作工艺呢?即便材料是一样的,制作工艺不同的话,价格有区别也是正常的吧。”

“也对,和纸的制作先是……”

青江看了眼滔滔不绝科普中的歌仙,默默向后退了几步,一个闪身躲到了货架后。

“歌仙在这种方面真是谜一般的执着呢~”青江穿过一排排的货架,左顾右盼着。

这家店还真是大啊,除了出售和纸外,无论是文具还是些小型的工艺品,亦或是些小的饰品都应有尽有。

想起前些天,青江给那些粟田口家孩子讲鬼故事,吓哭了不少孩子,然后被赶来的暴怒的大家长摔断了的钢笔。

虽说后来一期也买了一支新的给他,不过果然还是不顺手啊。毕竟原来的钢笔已经用了很久了,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呢~

青江摸着下巴,反正以歌仙的性子,绝对会迟疑很久的,倒不如现在再去逛逛,说不定能遇到顺手的钢笔。

走到放着钢笔的货架前,青江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钢笔,不时拿起一支试用款在旁边的白纸上写着。

“果然还是这款最适合了呢。”青江看着熟悉的钢笔感叹道。

青江苦笑“不过这个货架可真是太大了呢,啊,太大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呢。”自己即便踮起脚,伸长了手也够不到货架顶上的钢笔,青江叹了口气。

正打算去找歌仙帮忙,青江就听见身后有人说话“需要帮忙么?”一转头便跌入了一片紫色的汪洋,在店内暖橘色的灯光下,泛着温柔的光辉。

真像是高天原上的神明呢。

青江有一瞬间觉得,自己似乎快要溺死在这双眼睛里了。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心脏似乎被撩拨了,像是被触及了软肋的猫,如同过电一般,浑身上下的毛发都炸了起来。

但也仅仅只是一瞬,当面前的人上前几步,走到货架前,又一次开口询问“需要帮忙么?”时,青江已缓过神来,保持着惯有的微笑,向着对方点点头,“真是麻烦了呢,拜托帮忙拿下货架最上面的钢笔吧。”

当他伸手拿钢笔时,青江侧着脸,看着他。

真是太过于高大了呢,足足比自己要高20多厘米吧,明明自己在男性中也不算太矮吧,真是伤自尊呢。

面前的人留着一头可爱的妹妹头,棕色的发丝乖顺的垂着,柔和的眉眼,以及那双藤紫色的眼睛,明明有着如此高大的身躯,却无端地让人觉得:面前的人是绝对无害的。这世上,有哪个心术不正的人会拥有如此温柔的双眼呢。

青江又一次看他看得出神了,他回头看向青江,两人视线相触的那刻,青江觉得自己隐秘的心事被看穿了,脸像是烧起来了一样。即便如此,还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,再次勾起嘴角,歪了歪头,“怎么了么?”

面前的人从柜顶拿下了两支钢笔,“别的似乎都买完了,只剩下这两种颜色的了。”在他的手中,静静躺着两支钢笔,墨绿色的和藤紫色的。

原本应脱口而出的墨绿色,却在嘴角生生拐了个弯“请给我紫色的吧,谢谢。”

自己一定是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。

青江想着。

原本即便是对着陌生人也信手拈来的黄段子,在这个人面前都再说不出一句。

僵硬地道完谢,僵硬地告别。

僵硬地看着对方消失在货架间。

啊,笑的嘴角都僵掉了呢。

青江向着歌仙挑选和纸的地方走去,果不其然,get了发小爱的铁拳和一句“在别人说话的时候偷溜实在太不风雅了!”的怒斥。

当歌仙拉着青江去付款的时候,看到青江手上的钢笔,“真不像是你会买的笔啊,你不是不喜欢紫色的么?”

“只是突然觉得紫色很好看啊,像是歌仙的头发一样呢~”

当然,不出意料的得到了歌仙的白眼。

走在去学校的路上,青江握着钢笔,想起那人藤紫色的眼眸。

这样的见面,过不了多久,他和我都会忘记的吧。

但是果然还是想让他记住啊。

“歌仙”青江把背上的包和手上的钢笔一股脑儿丢给歌仙,“一会儿麻烦你告诉宗三,巴主任那儿就拜托他了,我今天可能赶不上上午的课了。”

“喂,你干什么去啊!”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,歌仙有些接受不能。

“抱歉我有急事!”青江边跑边向后招手。

看着一点都不让人省心的发小,“你可小心点!”

“真是的”歌仙无奈地摇摇头,“唉,这个样子真是一点都不风雅。”虽然这样,还是拿起青江的包,向学校走去。

青江跑回店铺,那人正好大步跨上一辆白色的SUV,青江想喊他,却发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那辆SUV已经启动了,开到了路上。

青江挤开周围的人群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向前方跑去。

应该说运气好吧,当时正好是早高峰,而这条路的车辆向来都比较多,所以那辆车的速度实际上并没有比青江快上多少。

“抱歉”“抱歉”“抱歉”青江在慌乱中不知道挤到了多少人,甚至撞倒了不少的人,那些人对着青江骂骂咧咧,青江此时却早已无心顾及。

快点,再快点,一定要赶上。

想要知道他的名字,想要他知道自己的名字,想要记住他,想要被他记住。

纷乱的思绪团成了一团,而此时,唯一的解开它的线头就是,赶上他。

只要站在他面前,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就一定,一定能够明白的。

从未有过的情绪在胸腔中激荡,催促着他迈开步伐。

青江觉得,当年,自己体育测试的时候也不见得有这么快过。

此时,自己的腿似乎已经不再听自己的使唤了,唯一驱使他前进的,是急切的,急切的信念。

耳边的风呼呼的,在人群中穿行也渐渐地习惯了,敏捷地穿过人与人之间的罅隙,看着那辆车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他也离自己越来越近了。

汗水顺着额头上的发丝淌下,流进了眼睛,隐隐有着灼烧般的疼痛,但此时,青江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,那辆车停了下来,青江冲向那辆车,忽略周围车辆,冲了过去。

真是疯魔了,为了一个陌生人,疯魔了。

青江听见刺耳的鸣笛声,但是他真的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他敲着车窗,急速的喘息着,原本跑着的时候还不觉得,此时他感受到一阵阵的胸闷,他不得不急速地呼吸,即便这样,他依旧有种几近窒息的错觉。

车里的人看着车窗外的青江,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,打开了车门,“快点上来。”

青江钻进车里,车里有些过于宽阔了,青江缩在副驾驶上,感觉到自己的汗水顺着过长的头发流进了自己的衬衣。

那人用极不赞同的语气说着“你就不能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么?就这样跑进车流,你难道不要命了么?”说完后,似乎自己也察觉了,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逾矩了,两人明明连名字都还没有交换过。

之后,两人间便是诡异的沉默。

青江转过头看着他,刘海被汗打湿,黏糊糊的粘在额头上,向来躲藏在刘海下的赤红眼瞳,此时一览无遗,青江露出招牌的微笑,“之前还没有自我介绍,我叫笑面青江,唔,很奇怪的名字吧。”声音有些颤抖,或许是因为跑的时间太长了,又或许是别的什么。

被他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惊到了,一时间,那人没反应过来。

许久,才开口说道“啊,我叫石切丸。”

“请多关照~”

“嗯,请多关照。”

青江此时终于明白,自己一见钟情了,对面前这个有些反应迟钝的,温柔的人,一见钟情了。

真是,栽了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哪天有心情了,或许会写papa视角的故事吧。

脑洞出自某天放学路上,闺蜜把书包扔给我去追男神的经历[○・`Д´・ ○]

想想也是气死的(╬◣д◢),见色忘友。

不过想着如果是闺蜜组的互动或许就会很可爱(*╹▽╹*)所以就有了这篇文。

第一次写文,废话可能很多,希望大家不要嫌弃。

嗯,就这样吧。